中国时报社论以竞争机制提升工资是正道

2019-12-03 01:58:17编辑:
中国时报14日社论--以竞争机制提升工资是正道,全文如下:

 劳动部长潘世伟在立法院抛出「分区基本工资」想法,引发部分县市首长与劳团的反对。潘部长随后澄清,他所指的是生活工资。接着劳动部利用例行记者会声明,基本工资国内各地区一体适用,拟让地方政府增订因地制宜的「生活工资」。

 工资及企业加薪问题举国关切,其来有自。受薪阶级平均薪资已停滞16年,引发「低薪是国耻」的民怨,要求调薪呼声四起。如何做?正确的政策方向与社会心态的调整是最大关键。

 首先,劳动部迅速改口,应该可以免除一场徒劳无功的口水战。犹记得陈冲内阁时代,政府规画设置自由经济示範区,当时不少主张「虚拟境外」,在园区内让「外劳薪资与基本工资脱钩」,本意在帮企业节省劳动成本,但受到劳团及劳委会反对,最后无法实行。

 劳团的论点是劳动具有替代效果。外劳会取代本劳,让本劳就业条件恶化及减少本劳就业机会。劳委会则引用劳资关係和劳工权益普世价值观,强调外劳必须一体适用基本工资规定,脱钩就违反基本劳动人权,政府必须遵守最低保障无差别待遇原则。

 然而区分基本工资与生活工资是有必要的,前者是要照顾底层弱势劳工,让他们有维持基本生活所需的购买能力,所有雇主都应提供基本工资以上的工资水準,否则违法。基本工资由劳动部设置审议委员会订定及调整,全国一致。但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当地特色及地区性之差异,物价、就业等反映生活压力的数据,订定生活工资。这样可以引入竞争机制,突破目前的闷经济。

 依据主计总处资料,2012年全国每人平均每月消费支出,与基本工资差不多,分别是18774元与18780元,表示我国的基本工资合情合理。但是,各县市落差颇大,台北市消费支出是基本工资的135%,云林县只有74%。让各地生活工资金额不同,加薪或超越基本工资的幅度就可以相异。这不是让中南部地区县市贫穷标籤化,而是具体事实的呈现。中南部可以慢活,养生,双北则是紧张忙碌。双北较高的生活工资,某种程度是忍受不良作息、高物价的生活贴水。

 当各地的生活工资不同,地方首长可以藉此创造政绩,突破经济大闷锅。各地方政府一方面可以要求接受政府补助,或承揽政府公共工程的企业厂商,要给予劳工高于基本工资的生活工资;二方面凭自己的财政努力,由地方税税收招商引资、发展经济,地方繁荣,税收增加后,就能给予员工更高的津贴。当相关企业及政府薪资动起来,民间企业就会有压力,见贤思齐下,成就工资上升良性循环。

 为了让受薪阶级能有好一点的工资,在最近的讨论中,我们听到新北市长朱立伦呼吁赚钱企业若不加薪就应多缴税,台北市长郝龙斌也主张调整基本工资不应受消费物价指数涨幅3%的限制,这些都是正确的方向。过去10年来我国物价指数涨幅只有一次超过3%,调整机制显然缓不济急,政府应有更积极的制度与作为。

 中国大陆最低工资制度始于2003年,当时台湾基本工资约为大陆7倍,10年来大陆几乎每年调幅超过10%,累积已调升两倍多,台湾则只提高了一成多。两岸的工资水準越拉越近,现在只有大陆的两倍多。

 经济成长与工资增长的因果关係,绝非单行道,台湾过去20年盛行派遣制,政府及企业人事成本大大减少,企业没有调薪的压力,节约成本就可以创造成长,老闆习惯赚容易钱,失去追求升级转型及提升附加价值的创新压力。这样的思维,应该要改。

 我们赞成朱立伦所说,台湾关键的问题是「财富分配」,建议政府除了给企业减税的「胡萝蔔」外,「财税制度」的修正才能治本。政府在税制上应连动到员工的雇用及薪水,成为实现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指标。我们也期望再造和谐劳资关係:员工尽心尽力,以服务公司为职志;老闆视员工为资产,分享企业利润,则台湾可以脱胎换骨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